當前位置:瀟湘首頁>古言>盛世空間之神醫悍妻來種田

第二十三章 暴雨插紅薯苗,防寒煮枇杷水

書名:盛世空間之神醫悍妻來種田|作者:寒食缺六|發布:2019-06-07 17:50:50| 更新:2019-06-07 17:58:43 | 字數:4298字

  剩下的辣椒籽、豇豆籽,還有番茄和黃瓜,她照模照樣的一半用溪水澆灌,一半任其在空間自由生長。

  澆了溪水的菜籽,不出十秒鐘就結出了長辣椒,綠豇豆,紅番茄以及嫩黃瓜。

  而那些自由生長的,還在吐藤葉的階段。

  她閃出空間,在廚房里找來幾個大海碗,準備用來裝枇杷果肉。

  剝開枇杷的果衣,里面橙黃的果肉立馬露了出來。

  枇杷籽被她丟在小溪的岸邊,果肉則全部搗碎,晾在空間里發酵。

  之前挖來的野芹菜也被她栽在小溪邊,由于地底下溪水滲透上來,野芹菜和枇杷長勢好的不得了,枇杷樹更是蹭蹭蹭的立馬掛滿果實。

  她摘下幾顆嘗了嘗,味道酸酸甜甜的,比深山里的要甜,但酸味還在。

  莫不是這種枇杷樹結的果子就是酸甜的?

  她懶得想那么多,望著溪水岸邊栽種一路的枇杷樹,她滿意的點點頭。

  有了這些枇杷樹,她定能將枇杷酸酒的名號打響。

  這想法是好,可惜,之后幾天發生的的事愣是生生的打亂了她的計劃。

  從深山里采來的枇杷樹枝,她選擇栽在院子里頭。

  院子里有了枇杷樹,她才好借著空間往外拿枇杷,只不過,她不敢往枝椏上澆灌純溪水,而是以1:10的比例混了點溪水澆了上去。

  剛弄好一切,外面的暴雨如期降臨。

  她之前砍樹丫回來的時候,看到田埂堆滿了蓑衣,想著杜景是去幫忙的,張村長應該不會不為杜景準備蓑衣,因此她歇了想去田間送蓑衣的念頭。

  但在田間冒雨勞作,就算有蓑衣,肯定也會淋到一些雨。

  春夏之際,雨水最容易讓人感冒,在現代,若是感冒吃點感冒藥就好了。

  可擱在這醫術落后的古代,一點小感冒就能要了人命,馬虎不得。

  家里沒有生姜,做不成生姜水,她便把枇杷葉子去毛洗干凈,放進鍋里煮了一大鍋枇杷水。

  枇杷葉能清肺止咳,適用于熱病消渴,可謂是民間預防感冒的一方良藥。

  大火將鍋里的水燒開,頓時,一股清幽的樹葉香氣散發出來,煮了一刻鐘后,她將葉子一一撇開,只留了枇杷水放在灶中溫著。

  此時,外面的傾盆大雨嘩啦啦的下著,沒有絲毫停止的征兆。

  “這么大的雨,也不知道田里是什么情況?”

  閑著無聊,她將之前村里給的小魚搬了出來,一邊殺著小魚,一邊喃喃自語。

  “知丫頭,你在家嗎?”

  大雨嘩嘩聲中,院門外似乎是田嬸在喊她,“知丫頭--”

  “哎,我在家。”

  她仔細聽了聽,還真的是田嬸,外面下這么大的雨,田嬸喊她干什么?

  披了一件蓑衣,她趕緊跑出來,打開院子門。

  “田嬸,有什么事嗎?”雨水打在她的睫毛上,眼前的視線都有些模糊,隱隱約約看得清田嬸挑著一個擔子。

  “嗨!”

  田嬸豪爽的撂下肩上的擔子,將竹筐里的綠葉往宋知面前一擺,“家里育的紅薯苗苗有的多,你要不要?要的話我這筐給你,剛好你家那東面水田就在我家紅薯地一塊,你要想插紅薯,我現在就帶你去。”

  “現在?”

  宋知不敢置信的重復田嬸的話,她之前吃紅薯的時候就想著能種一些紅薯就好了,可惜家里剩余的紅薯都被她剛穿來的那天全吃光了。

  田嬸給她送來紅薯苗苗,她當然樂意去種點。

  只不過現在外面下著大雨,種紅薯真的合適嗎?

  “對呀,可不就現在嗎!”

  田嬸一拍大腿,笑的道,“我們這些水田少的人家,就指望著在這樣的下雨天去栽紅薯苗苗呢!地里喝飽了水,苗苗才能長出根來。”

  對哦,她倒是忘了這么重要的一點,紅薯苗吸水,趁著暴雨,地里潮濕水分足,這樣的天氣最適合插紅薯苗了。

  插完后,雨要是還沒停,新插的紅薯苗還能再喝一次雨水。

  栽種時候的雨水越是豐沛,下半年收獲的紅薯就越甘甜軟糯。

  “行,田嬸我隨你一起去。”她轉身從里間找了把小鋤頭,鎖好門就跟著田嬸往東面水田走。

  東面水田的坡度高,開了水溝后,田里的水都是往底下流,所以東面水田里的水溝第一時間被各家挖了水渠排水。

  因此東面水田里這會子幾乎沒人,有的也是一些冒著雨插紅薯秧的人。

  “田嫂子,知丫頭,你們也來了啊——”打招呼的是住在村頭的花氏。

  花氏一連生了五個女兒,可唯獨沒有生下一個帶把的,為了生下能傳承香火的男孩子,花氏和丈夫張遠山折騰了好幾年,但這些年也沒見花氏再懷孕。

  最后夫婦兩人索性決定放棄生男娃,轉而為小女兒張荷花招了一個女婿上門。

  花氏做事爽快,為人謙卑溫和,所以與村里的人的關系還不錯,就算花氏沒生下男孩,也沒幾個人會不嫌事大的跑上前奚落花氏。

  “誒,花妹子你也在啊。”

  隔著田埂,田嬸熱情的回應了一聲,宋知也跟著打了下招呼。

  雨越下越大,插紅薯的人見到田嬸和宋知,皆是抬頭問候了一聲后,就埋頭抓緊插紅薯苗。

  紅薯苗遇水容易存活,可也不能在地里東一棵西一棵的胡亂插。

  在田嬸手把手的教導下,她終于將一條地壟插滿齊整整的綠紅薯苗苗。

  剩下的地,她決定都栽上紅薯,至于家里買的菜籽,她想著在院子里再開幾洼地出來。

  若不是為了掩人耳目,她恨不得天天從空間里摘菜,哪里還需要多此一舉的在外面種菜。

  “田嬸,我來幫你一個吧。”田嬸家地大,她這邊忙完了,田嬸家還剩一大半地空在那里。

  “行,你過來吧!”

  田嬸甩了幾捆紅薯苗到空地上,見宋知麻利的動作,笑的道,“我家種的水稻少,挖水溝的事全讓你田叔一個人包攬了,剛才家里忙完又被別家喊去幫忙,要不是有你在,我還不知道弄到什么時辰呢!”

  “今年村子里是不是種了很多水稻啊?”宋知抹了一把額前的雨水,看著南邊忙碌不停的農家人,隨口問道。

  “可不是嗎!”田嬸道,“去年朝廷收的是銀稅,今天肯定就換成糧稅了,咱們村子人口不少,交的稅自然也就多了起來,為了交足糧稅,大伙都是卯足了勁頭種水稻,好在我家人口少,不用這么出力。”

  “那往年天氣也這么飄忽不定嗎?”

  “往年不像這樣,但也不是沒有過!”田嬸插完一壟,伸了伸腰,“我記得那時候我還是姑娘家,那年天氣熱的水都能沸起來,旱了好久后又下了兩個多月的暴雨,嘖嘖嘖,那一年莊稼全沒了,餓死了好些人呢!”

  田嬸撇撇嘴,回憶起這些心里尚有余悸。

  “今年應該不會出現像那年的旱澇吧?”宋知瞧著這下著不停歇的大雨,有些擔憂。

  “呸呸呸,你這丫頭說什么混話呢!”

  田嬸佯裝不高興,對著宋知笑罵起來,“前幾日不過天氣炎熱了些,但我瞧著卻是一點旱災的苗頭都沒見著,想來是提前入夏了罷了。不過這場雨下的及時,雖然大了些,但肯定不會造成洪澇的。”

  “希望是這樣,不然莊稼都白種了。”宋知笑了笑,低下頭繼續插紅薯苗苗。

  雨越下越大,宋知和田嬸索性將蓑衣丟在了一邊,頂著雨火急火燎的將剩下的地給插完。

  回到家后,杜景還沒有回來,宋知揪了揪身邊濕漉漉的衣服,嫌棄的趕緊燒了一鍋水泡了個澡。

  洗好后,趁著給杜景燒洗澡水的功夫,她把之前溫著的枇杷水倒了一碗喝了下去。

  枇杷水解渴溫胃,一碗喝完,小腹暖暖的,身上被大雨施加的寒氣不一會就消散的無影無蹤。

  “媳婦,我回來了。”杜景將村長家的蓑衣晾在竹竿上,拎著濕衣角大步踏進廚房。

  “我燒了熱水,你等會去泡個澡,去去寒氣。”她對著杜景招招手,“先把枇杷水喝了,暖胃的。”

  “這個是上回你摘回來的酸果葉子煮的水?”杜景一股腦喝了,隨后砸吧著嘴回味,“果子酸,這葉子熬出來的水卻有點甜,嘿嘿,媳婦你真厲害,我還是頭一次喝這個枇、枇杷水呢!”

  “我也是從醫書學了才知道枇杷葉子有抗寒的奇效。”宋知笑了笑,反正之前和杜景交代過她看過醫書,現在正好拿來背鍋。

  杜景心里開心的不得了,媳婦怎么變得這么賢惠,不僅為他燒洗澡水還給他做這種稀奇的藥,他能娶到這樣知冷暖、懂事的媳婦真是他三生有幸。

  剩下的枇杷水被宋知全部倒進了大碗里,用木板蓋得嚴實,然后放進竹籃,為了避免被大雨打濕,她還找了一塊油布包好。

  “阿景,我去給田嬸家送一些枇杷水,剛才田嬸送了咱們家一些紅薯苗,我就把家里那快水田全插了紅薯,你覺得我這樣做可行?”

  雖然種紅薯這件事是她先斬后奏,但她覺得應該要和杜景通個氣。

  “怪不得你頭發還是半干的。”杜景找來干布輕輕的擦拭著宋知的長發,有些心疼,“媳婦,家里的事你做主就好,只是以后這樣辛苦的事你喊我去做,你在家歇著!”

  宋知聽完嘴角揚起一抹笑,任由杜景在她腦袋上擺弄,說話的語氣帶上了三分少女的嬌嗔,“你看看你這話說的,田嬸都能干的事,我怎么干起來就會辛苦?”

  “你是你,田嬸是田嬸。”杜景擠干毛巾的水,態度堅持,“田嬸干農活干了大半輩子,她抗的住,可媳婦你還小,這樣淋雨傷身子的活以后少做,我不允許你冒險,以后再有這樣的事,你喊我去做,不可以一個人再胡鬧。”

  杜景不放心的摸了摸宋知的手,還好,媳婦的手不冷,衣服也是干的。

  “行。”宋知心里感覺甜絲絲的,想不到這男人還怪會疼人的。

  頭發一干,她便找來一根木簪將頭發盤好,這邊叮囑杜景記得洗澡后,她則挎著竹籃給田嬸家送枇杷水去。

  田嬸家其實也算是她家的鄰居,只不過在她家竹林后頭,去田嬸家要繞過張青兒的娘家,沿著小道穿過竹林就到了。

  站在田嬸家外面,隔著大片竹林,從稀疏的竹葉中,還能看到她家的茅草屋呢。

  到了田嬸家,宋知將枇杷水的功能和療效和田嬸仔細的說了一遍,田嬸的兩個兒子都在鎮上做工,家里只有兩個兒媳和三個小孫子,宋知送來的枇杷水讓田嬸田叔一人喝了一碗還有的多余。

  田嬸便倒了一些給幾個孫子嘗嘗,枇杷水甘甜,孫子們很少吃到糖,一沾上宋知端來的甜味枇杷水,幾個半大的孩子興奮的跳的幾丈高,像竄天猴一樣。

  宋知心里有些感觸,田嬸家并不富有,頂多達上家人都能吃碗粗糧的程度,想要吃昂貴的糖那是不可能的,可就算是如此,田嬸一家還時不時接濟她和杜景。

  看幾個小孩子舔著嘴巴意猶未盡的樣子,她心里有些發笑。

  她琢磨了一下,提出教田嬸如何煮枇杷水,以及將山上的那塊枇杷林的位置告訴了他們。

  小孩子聽了,個個眼睛放光,幾個大人卻面露擔憂。

  “知妹子,那塊山不安全吧?”田嬸的大兒媳趙氏身子骨弱,平常就在家做繡花,不過剛嫁過來的時候她也爬過山頭,此時聽到宋知說的位置,趙氏努力回憶著,“我記得那塊樹林結的果子酸澀酸澀的,打回來喂豬,豬都不吃。”

  趙氏說這話不是為了擠兌宋知,她只是實話實說。

  “大嫂,那塊地就在半山腰,離深山遠著呢,應該沒事。”

  二兒媳性子有些隨田嬸,說話爽朗,“不過有一點大嫂說的對,那果子看的黃彤彤的,可嘗起來酸的要人命,知妹子,你確定你是用那種樹葉煮水的嗎?”

  “當然是啊,那叫枇杷樹。”宋知笑的回應,“我拔了些枝干插在院角落養著,你們要是沒工夫去山里摘,就去我家院子里弄一些回去。”

  “那使不得,還是等天晴了去山上摘些吧。”田嬸趕緊擺擺手,有些不好意思,“知丫頭,那些是你辛辛苦苦扛回來的,我們不能撿你的便宜。”

  兩個兒媳也趕緊附和,幾人又聊了些家常,約定好天晴一起去山里摘枇杷葉子后,宋知便挎著竹籃往家趕。

  還沒進家門,她大老遠就看見在自家門外有一道身影來來回回的徘徊,躊躇了半晌也不見其敲門,那人抬頭看到宋知走過來,頓時一愣。

  宋知瞧得真切,那人身上的衣服浸透了雨水,豎起的長發濕淋淋的垂散了大半,整個臉頰都藏匿在臟兮兮的頭發里。

  宋知停下腳步,仔細觀察后才認出來人是誰,她驚訝的捂住嘴,喚了那人一聲。

  ------題外話------

  求收藏啊

打賞

每邀請一位新用戶最多獎勵1000元寶,上不封頂,多邀多得!

神奇推薦位
  • 玄醫梟后

    午日陽光 / 著

    青南山玄術世家展家喜添千金,打破了千年無女兒誕生的魔咒。滿月宴上言語金貴的太子殿下一...

  • 庶香門第

    莫風流 / 著

    苦讀數年,終成碩士。一朝穿越,竟變庶女。前世名校優生,今生名門弱女。斂光華,藏鋒芒,...

  • 妃常本色:嫡女馴渣王

    佳若飛雪 / 著

    霍瑤光的人生信條是:能動手就解決的事情,盡量不吵吵。能用暴力就解決的問題,盡量不動銀...

  • 盛世紅妝:世子請接嫁

    浮夢公子 / 著

    她是夏國公主,攜天命所生,承一國龍脈,身份尊貴,風華絕代。可卻無人知曉,父皇冷酷絕情...

關閉
紅包規則
1. 作者紅包是由作者設定領取條件后發放,用戶在滿足條件后領取獲得的紅包獎勵。
2. 作者紅包有三種類型:收藏紅包、訂閱紅包、月票紅包。
3. 收藏紅包:收藏過該作品后,才能搶紅包,單個作品下的收藏紅包每個用戶只能搶一次。
4. 訂閱紅包:在訂閱紅包開啟時(紅包有效期48小時內)訂閱(只限瀟湘幣和元寶訂閱)該作品才能搶紅包,每個訂閱紅包每個用戶只能搶一次。
5. 月票紅包:單用戶給該作品投月票數量=可搶該作品月票紅包次數,投1張月票可搶1次,投10張月票可搶10次,以此類推,每次搶紅包后扣除相應次數。單個月票紅包同一用戶可搶多次,搶紅包次數僅限當月有效。
6. 你可以在紅包領取記錄和【個人中心】-【我的錢包】-【獎勵記錄】中 查看你領取的紅包詳情。
北京pk10稳赚技巧 白山市| 嘉善县| 黔江区| 无为县| 灵宝市| 寿光市| 日照市| 新乡县| 巫山县| 衡阳市| 长岛县| 西乡县| 马鞍山市| 铅山县| 诏安县| 镇原县| 化州市| 登封市| 黔东| 乐安县| 新巴尔虎左旗| 博兴县| 公主岭市| 钟祥市| 广河县| 东乡族自治县| 恭城| 清苑县| 镇平县| 顺义区| 河间市| 班玛县| 长乐市| 贺兰县| 吴桥县| 晋中市| 田林县| 仁怀市|